水漫船锚
总要有自己一定坚定的东西。
请拥抱我。
 

希望这段时间快一些过去……!

久等了,最近的状态真的不好,但已经在渐渐转好了。

希望烦心事快点消失,希望以最好的状态回来。


 

这几天被一些事情困扰住了。

希望自己能自信起来!

对不起让你们一直等我啦,会很快回来的!

 

这是一个激情吹泡的repo

好的我们今天港一个关于本几的故事。


没错——!!我终于!!时隔三个月!!收到了泡的落海!!!(咦????




所以事情是这样的,六月份泡泡有一天跟我小窗聊到要给我本子的黑箱,有这样的好事当然是立刻答应了(嗯??所以泡就给我邮了。

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我当时暂时没有能收货的地址,就给了泡朋友的地址让朋友代收。

结果我今天才拿到。三个月了。三个月了朋友们。


本子!!!!!(


在这里敲敲黑板,泡原本是说给我寄所有本子的,结果忘了只包了落海。


只包了落海。


落海。


大噶都应该知道,落海,这个小口爱,是个R本。


所以让朋友代收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贼怕她...

 

【也青】醉花酒局

 @独钓冰窟 我终于!写完了!!!(嚎啕大哭

对不起我还是写了撩汉不成反被撩的阿青和迷迷糊糊直球撩汉的老王(但其实脸皮还是很薄的??)……


★也青原作向,1w1一发完

★有车

★甜的,贼甜那种,没刀

★有一丁点玉碧玉无差,看清楚了

★有捏造的王也大哥背景

★查了很多资料但还是……考据党慎入。

★ooc归我


———


1.


海自波涛,月自静灵。海衬月,月映海。


王也的道服是青色的,衣角缀了些许不甚明显的暗纹,近看时才能辨出绣的是海纹。


诸葛青常想王也这人生来大约就是隐藏的好手。你说他打眼看上去邋里邋遢,若有心再去看,分明能捕到那...

 

扒开他的衣服,把他按在钢琴上,看他眼神里分明惊慌失措却颤抖着睫毛也要装出不怕的样子——这时候就要做些让他更怕的事情了。

那双手修长白皙,不似无骨的纤细却包着那种有力度的美感。明明是用来演奏的,每敲击琴键一下就会有水流似的音符奏出,这下在做什么呢?

按着他的胯,感受手下瘦削的腰线,让他哭出来,让那双你第一次见就忘不了的薄荷色眼睛里满满的全都是泪水和你。

还敢再犯?不会的。他不敢。

不听话的猫不都是这样么?有一次教训就不敢了。

他知道你在生气,所以他怕。你就能仗着这点做你想做的一切,用领带拴住他的手他也不敢挣脱,呜呜咿咿嘴里吐出的都是你的名字和服软的哭音。

早就该这么教训一次。

 

【雷安】Encounter(上)

对不起大家我又来丢人了。@咕屿霜白 没写完,豹哭,写完我一起发出来

★现pa,设计师x钢琴家
★依然辞藻堆砌
★ooc,真的ooc 



———

鸣响一声汽笛意为船即将离港。

但不管驶向哪里,一切都从起点开始。

★ ★ ★

“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雷狮。”

那人端着杯香槟,金黄色向上翻涌气泡的酒液在玻璃杯里一圈圈转。他向对面的青年举起酒杯,“刚刚的演奏,可惜只听到了个结尾。”

棕发青年感觉额角狠狠跳了一下,还是礼貌地伸出手。

“那还真是谬赞。”

他等了两秒,在即将犹豫要不要抽回手之前雷狮终于在尴尬的沉默里握住了他。

“安迷修。”

★ ★ ★

整个乐厅里只有台...

 
 

【雷安】乌托邦里

是六百年前给 @阿肝 的条漫配文。条漫走这里

借花献佛,当作给 @咕屿霜白 的生贺。


★看不太出来的原作向。

★辞藻堆砌。

★复建产物,ooc难免

★只有上面两位可以转载,过后会把转载权限关掉。


———


Here I shed three drops of blood.

The first to the gods. 

The second to the past.

The third to us. 

You grant me the wine named rebirth, hence I render...

 

🔝

叫A。

主页里主要是🚢🐎。

别转载,别催补档。

最近很忙,还债补档请等等我。

感谢您点进了这个主页。

感谢我文字里的他们拥有彼此。

 

【雷安】伤口

@雷安jiqing九十分 第一次赶上,献丑了。

★ ★ ★

若用一个词形容他现在的样子,便是自食其果。

雷狮就着这个姿势从高向下看着安迷修,头微微偏着,在这阴暗的地方眼睛里的亮光显得尤为亮。

“雷狮,你想干什么?”他还在逞强,雷狮捏了捏手里的锤柄。骑士撑着身体站起来时痛哼一声,后背抵着冰冷的墙壁——鬼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凹凸大赛里没什么不能称作匪夷所思的玩意——站起来,分明听到自己的肩关节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

他要是再晚来一点呢,要是再少一点所谓的好奇心呢。

“有点感恩之心,安迷修。”雷狮冷哼,“自己看看周围。”

而他根本不用。安迷修舔了舔嘴唇,尝到血的味道。他...

© 水漫船锚|Powered by LOFTER